我先说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:罗温·艾金森。什么?你没听过他的名字?那试试他另一个名字,憨豆先生。这个你一定想起来了!

我想说的是我和憨豆先生有一段相似的人生体验。

曾经有一度坊间传出他因为拍喜剧压力大、超时工作患上了抑郁症,还在一家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才得以缓解。听到这个消息我深有同感,我的职业是培训师,工作重点就是要登上讲台,要在人前展示信心、成功、积极向上的状态和自己专业的技术。可是多年来排的满满的日程,每个任务之下他人寄予的厚望,从一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的奔波,时常延误的航班带来的生物钟错乱……这些压力也我使我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。

在外面装的积极主动,回到家我自己一个人时就不愿意做任何事,只想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以一个姿势一呆就是半天。身体没有动可是头脑里各种杂乱的念头此消彼长,各种担忧;下一客户的要求好高呀!如果我不工作我的家庭就无法正常运转啦!明年房价要是崩盘了我得怎么办呀!中国和美国会不会开战呀!这些想法让我的心一刻都得不到安宁,而真正要做的事总是要拖延到无法回避的最后一刻才连夜赶工,所以我专业的品质越来越下降,和重要的合作方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,业务量开始下降。而自己也开始越来越不自信,怀疑人生……,我觉得我都快失去对生命的掌控了……

曾经我也和别人谈起过自己这种状态,希望得到些支持和理解,可得到的大多都是一番劝告、安慰;没事的,多大点事呀!你这还叫抑郁!我以前都想过要跳楼了。你这出去玩玩就好了……反应不一而足,可基本上都于事无补。只有我知道这些方式都没用。因为轮到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一样,没有任何改变。后来我也就不和别人说了,只是自己默默的承受……

2018年初被朋友忽悠,来参加了IMO第一期的课程。上完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报了全部六次的大师班课程。这绝不是对伙伴做这件事的无私支持,我还没那么高的境界,毕竟好几万块钱呢,再有就是要占用至少18天的黄金时段,别忘了我可是用时间赚生计的,何况每次课占用的都是培训的最佳时段,那究竟为什么我一定要投资学习这个课呢?

现在近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细细想一想。当时为什么?

对,一定是我从中拿到了什么?

其实是一种感受,IMO课程里面有组织的心魂的说法,开始时还不知道是什么,可是随着课堂练习的展开,在学习小组成员之间,你真的能感觉到它。使你能倾诉自己内心想法。IMO高超的对话设计使大家真的可以倾听我,不评判,不安慰,无建议。通过小组成员彼此间的回应,伙伴们自我的心扉逐步的敞开,心意相交之际,有一朵小小的火焰生成出来了,像烛光,缓缓闪现、时明时暗,无比温暖。

它是彼此间的信任、理解、接纳与包容,它是活的,它就是组织的心魂。

有一首小诗是这样的

《我只想让你听》

我只想让你听

而你却开始说出你的建议

其实是你让我觉得渺小无能

 

当我想请你听我说的时候

我只想让你听

而你却开始批评和埋怨

其实是你让我感到更加恼火

 

当我想请你听我说的时候

我只想让你听

而你却开始为我解决难题

其实是你让我陷入更大的困境

 

难怪人们愿意去祈祷

因为上帝只会听

不会指指点点教训人,并且相信我们

自己会拯救自己,上帝只会听

 

当我想请你听我说的时候

我只想让你听

我只想让你听

我只想让你听

一年来,我们已经上了5个模块内容了,每次三天,课上那么多次的练习,一方面在这里我被深度的倾听到了,我感受到了来自他人温暖注视的目光,感受到了心中那一丝恐慌因被关照而消融。另一方面,练习中当他人在分享自己的挑战、问题和难点,而且随着训练的深入,他的状况得到解决的时候,作为听者的其他人,也有一种自己的问题得到了解决的快乐!

课堂上大家聚在一起分享收获时用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“被疗愈”,不但解决组织里问题,还能疗愈组织成员。

我没有像憨豆先生那样住院治疗,我在学习IMO领导力发展一项新技能的时候,无心插柳柳成荫,疗愈了自己。

一年来我已经走出了抑郁的阴影,人轻松多了,从容多了,沉静多了,不再怨天尤人,也去除了好多妄念!现在心里想的最多是如何做好事情,完成对他人的承诺,赢得尊重;完成对自己的承诺,赢得自信!

我们一位亲爱的同学“马帮”(在课上她了悟荣辱,自封“马帮”,成一时佳话。)有一次她对我说,看到我可以真实的表达自己,不再装好人了,反而看到了更有力量的李中!

且行且珍惜,生活多美好,生命多宝贵!

这是参加IMO学习一年来我自己内心体会到的。我对朋友当时对我的忽悠特别的感恩!感谢微平!感谢照宇!感谢老翁!感谢那个午后湘湘烧的一炉好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