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IMO的结缘,

始于另外一个课程的同学,翁运春师兄对我的邀请,邀请我参加他组织的一个课程:《第一期IMO横向领导力大师班》。

对于这个邀请,我当时是抗拒的。一来我自己已经是资深的管理顾问,有过非常成功的咨询案例;二来东西方的管理我已经学了很多,甚至都可以给别人开课啦。但翁运春师兄为人非常好,对我也有诸多帮助,因此实在不好直接拒绝。因此我跟他商量,先参加第一模式的课程(一共六个模块),参加完再看后续是否继续参加。

感谢翁师兄的“感召”,才有了后续我与IMO的“不解之缘”。

大师班的课程为期一年,分为六个模块,每个模块三天时间。第一个模块学习的过程中,我的大脑在高速运作,理解IMO的底层逻辑,把握课程的核心内容,并与我学习的其他管理课程相互验证并融合贯通。

三天的课程学完之后,我认为我已经掌握了IMO的精髓,并在其后不久的一次教育工作坊中,使用了IMO的流程和方法,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。然后我找到翁师兄,跟他说,这个课程的确非常不错;我愿意继续学习一下,同时愿意帮他推广宣传。翁师兄听完神秘一笑,说不着急,你慢慢体验吧。

第二个模块的学习,过程中很有意思;我的大脑慢下来了,但很享受整个学习的过程,以及与同学们的互动联结。最有意思的是,我当时觉得学的很明白,但上完课之后却不记得具体学了些什么,只余下一种非常难得的放松感受。

第二个模块的学习结束后,开始期待第三个模块的学习。(每个模块的学习间隔两三个月)

我感觉到这个课程中有一些我的思维难以理解的东西,而这些东西却又是客观存在的,而且它对于我很重要。

第三个模块的学习,亚力山大老师揭开了谜底,那个东西叫做“心魂”。关于心魂是什么我讲不清楚,但我很清楚什么状态下“心魂”没有呈现,那就是我原来的那些状态。第三模块的最后一天,我非常开心地发现,我有了一点儿“心魂”的感觉了,那种真实的感觉,让我无比欣喜。

遗憾的是,美好的感觉难以持久;第三模块学习后的几个月,正赶上我的事业和家庭关系陷入低谷,整个人的状态非常低落,“心魂”的小火苗奄奄一息甚至几不可见。

到第四模块开课的时候,我甚至都不想继续去学习,三天的课程中有两个上午都请假没去。

但就是这样“奄奄一息”的状态,在第四模块快结束的时候,发生了奇迹般的逆转——在课堂的当下,每个人的“心魂”联结起来,形成了更大的“集体心魂”,并滋养支持到了每一个人。

第四模块之后,我真正的改变了,并且清晰地确认自己改变了。

这种改变不仅发生在自我感知上,更是发生在家庭中、事业中,以及每一次跟他人的沟通联结中。

我太太过去一直抱怨我,说我“心里从来没有家”;她的这个说法我原来一直不接受,但现在我知道了,曾经的我确实如此。

而随着我打开“心魂”,随着我心中有了“家”,我们的夫妻关系和家庭氛围变得完全不同了。

事业也是如此,随着与他人真正的联结,各种事业的机缘与助缘也接踵而至,一切都在向美好的方向转变。

传统文化讲,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没想到这样的理想境界,随着IMO的课程而自然发生。

期待后面的两个模块,同时期待更多的朋友参加IMO的学习,遇见更美好的自己。